吃中药吗.

感谢您的停留.
过激安吹 目前凹凸安雷 文野双黑
cp对口了就吃【】
沉迷音游 拉邦结派


希望有人来找我一起玩——。
圈名=楚子曜

【安雷】兄友弟恭

一辆兄弟车【】
被屏蔽了重发一下,走外链。
链接见评论orz

【安雷】自家老板和对家老板在电影院碰上了还邻座会不会打起来

双老板pa

论坛体

安迷修生日快乐!!!!!










1L今天天气不错
如题。自家公司和对家公司经常杠上,而且还好死不死的是挨着的,以至于每天下班见到对家公司的人还要怼怼才舒服。自家老板和对家老板好像还是死对头,一碰面总要吵几句,有时候还动手动脚的。甚至怀疑自家老板和对家老板是不是有一方心理变态不然怎么会把两公司挨在一块开。

2L

目测有好戏,吃瓜蹲楼。

3L

动♂手♂动♂脚

4L

蹲,顺便求楼主扒一下!

5L今天天气不错

已下自家老板简称A,对家老板简称L。因为基本处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又经常互怼抢项目,自家公司和对家公司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自家老板脸特别嫩,平时都很正经的穿着西装白衬衫啊什么的,每天都整整齐齐的打着领带,整个看上去就像个在读学生。特别亲民。对家公司老板除了某些正式场合基本不穿西装正服,颜也超高!

6L
有个颜高的老板真好啊...每天都能一饱眼福,羡慕极了。

7L
以两种形式的成年人的魅力???画面感太强,脑补已经不能满足了,求照片!

8L
+1

9L
这么快就开始歪楼了?点一下题然后跟着求照片/////【不】

10L今天天气不错

停一下,停一下。这两人的成人魅力自然是不可否认的,只要忽略掉这两人碰面了之后吵架的内容和小学生差不多的话【...】

顺便你们要的照片!
【A老板.jpg】
【隔壁L.jpg】

11L
........................boom!

12L

噢!我的上帝,这个颜也太【升天.jpg】

13L
被炸出来,从开头就觉得有点眼熟,原来真是这俩_(:з」∠)_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发布会,一开头还好好的,慢慢就开始绕弯子怼,后来直接就明着怼了哈哈哈哈哈哈。

14L
啊啊啊啊啊我也好想有颜这么高的老板呜呜呜呜呜——

15L
不说别的了毕业了之后就去投简历prprprp.

16L今天天气不错
电影开始了,我坐在他们后面,目前还非常平静,没什么异常。自家老板文质彬彬的万一真打起来估计打不过L吧。

我掐指一算,今天还是A老板的生日。希望老板不要在今天挂彩。

............。我刚刚听见L说了句“今天你生日,请你看个电影庆祝一下。”还搭上了A的肩膀。
谁给人庆祝生日请人看鬼片的啊?????

1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笑死  这也是没谁了
心疼一下A
顺便祝A生日快乐

18L
莫名觉得这两人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A生日快乐!

19L
对对对太可爱了

20L
总觉得这两人打起来能直接打到床上去_(:з」∠)_

21L
哇哦

22L
似乎并没有什么违和感w

23L今天天气不错
咳咳。
刚刚瞧见L把扶手收了回去,凑过去靠在A肩上。好像还说了什么,A抬手就敲了L的脑袋。

我怀疑我的眼睛是假的。

24L
忍不住想提醒这两人这还在看电影呢专心看啊x

25L
前面打上床的那个我站A攻,亲民又这副宠溺的样子,妥妥的温柔攻啊

26L
挺挺25L,这个太戳心了

27L
我L总怎么会是受的那方!他那么会玩,想方设法的整天惹(撩)A,怎么想都不会是受的那方!

不过感觉A从来没有意识到L是在撩他只是觉得我L总是在找他茬orz。

28L
惊现对家公司员工?按27这么说...A是有多迟钝啊

29L
整天怼,怼出感情来了?

3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9L
日久生情吗

3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停,那就是说这两公司的员工也能怼出感情来吗w

32L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说起来楼主是不是有一会没出现了?

33L
似乎是,不会看着恐怖片给吓没魂了吧?

34L今天天气不错
啊啊啊啊啊啊

35L
楼主冷静,冷静,发生什么了

36L
别光叫不说啊急死人了x

37L
都冷静一下,让楼主慢慢说,慢慢说。

38L
突然鬼叫,不会真给33L说中了吧。意思意思安抚一下楼主♡

39L今天天气不错
不,不,我没有。
是这样的,今天放假,其名美曰庆祝A生日,听说隔壁今天也放假,所以A和L都穿的便服。虽然A还是标配白衬衫,理所当然的也打着领带。
L就一直安安静静的靠在A肩膀看电影,直到刚刚,刚刚,刚刚L扯着A的领带把他头拉低了,L抬头去和A咬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A似乎是亲了亲L的脸颊然后继续看电影。L好像是觉得影片有些无聊就去这戳戳那戳戳A,A一开始没理他,后来直接拉着L的手亲吻了他手背,说了些什么后L哼了一声坐回去没再乱搞了。

40L
哎哟.........简直没眼看。

41L
我找找我的墨镜

42L
我是楼主口中隔壁公司的,今天我们确实放假,说是隔壁放假没人怼了没意思没干劲然后就放假了。

43L
可以的,可以的。不说了投简历!

44L
+1

45L
其实我觉得A也很会撩啊,你瞧瞧,你瞧瞧。

46L
听说A和L在学生时期的时候也一直在互怼【...】
这是真的怼出感情了吧

47L
不过楼主这是在看电影呢还是在被发狗粮还是在吃狗粮呢,太可怜了。看个电影都能被秀一脸

48L今天天气不错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说起来,L消停了一阵子之后又一次骚扰A,于是这次A把L拉走不知道去哪了

49L
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滑稽.jpg】

50L
说起来楼主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看手机不会被其他人说吗?

51L今天天气不错
那倒是不会我坐最后一排,最后一排也只有我一个。

52L
A把L拉走不会是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吧,稍微有点好奇。

53L
也可能是结伴上厕所?

54L
得了吧两个大男人难不成还会被恐怖片吓得连厕所都不敢自己去上吗

55L
确实

56L今天天气不错
既然两事主不在了我也认真看会电影♪

......

80L今天天气不错
同志们,他们回来了。难得见到L这么安静正经,一副性冷淡的样子,A则是满面春风。老实说,感觉L的衣服有一点凌乱啊???

81L
!!!!!!

82L
不会真去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吧...【】

83L
有道理,有道理。

84L
满面春风什么破比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满面春光不会更好吗?

85L今天天气不错
umm...感觉电影应该可以非常平和的看下去了,被塞了一嘴狗粮,之前还担心他们会不会打起来的我真是想太多了。

真想把这3D眼镜换成墨镜.........。

End.

大概今天还会开一趟车!  今天考试回来再开【...】

【安雷】雨


双教师pa

这天气太热了,今天终于下了场雨。爽【...】

安雷日快乐呀【x】


  空气中的热度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掩盖住了。

  温度不再高到动一下就能流汗了,这是好事。但面对这大暴雨,没带伞算不算是好事呢?

 

  安迷修在窗边看着暴雨肆虐着大地,听着飓风的呼啸声,不知第多少次的叹气。看起来悠闲极了。

    一旁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如同一座小山般的作业的雷狮与安迷修形成鲜明的对比,对于安迷修的叹气,雷狮的额头上跳着十字。

  终于,在安迷修第不知多少次加一次的叹气中,雷狮用自己学生夹在作业中给他的情书折成一个纸飞机往安迷修脑袋上丢。


  望着窗外的安迷修显然不会知道雷狮做了些什么,于是被砸个正着。捡起掉到地上的纸飞机,“为什么不回家再改呢?”将纸飞机放回雷狮的办公桌上,倚着他桌子问。


  雷狮头也不抬的回答“回家就没心思改了。”末了顿了顿看了眼安迷修补上一句“也没那毅力。”又埋头苦干。


  确实,在家中闲暇的时间,安迷修常常把雷狮抱在怀里,把他的脑袋搁在雷狮脑袋上看电视。雷狮一开始还有些抗拒,挣扎几次无果,后来直接懒得理安迷修任着他抱了。



  安迷修搭上雷狮的肩膀给他捏了会,看了眼表,现在已经快到六点了。


  而雷狮把作业批改完已经是将近七点半,雷狮望向窗外,在这一个多小时里,雨势没有减小一点,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雷狮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事,他没有带伞的习惯。

   雷狮几乎是蹦一样的站起来,看向那在他还在批作业途中就睡着的安迷修。走过去,干净利落的揪了他的呆毛。如预想中一样的听到一声痛呼。

  “安迷修,你带伞了吗?”雷狮面无表情的看他。

  安迷修翻了翻自己的公文包,“没有”

  一时间,只能听见雨拍击在玻璃上的声音。

   这一次,雷狮和安迷修走在一起很意外的没有吵嘴,而是很认真的在想着回家的方法。

  倚在教学楼的墙上等了一会雨势依旧没有减小,两人决定跑回家,毕竟也就这十几分钟的路程。

  即使在奔跑的途中安迷修把自己的外套给了雷狮披着,也无法避免湿身的后果。

  说不定,没带伞也确实是好事吧?

   至于两人到家进了浴室后做了些什么事情也只有这两人自己知道了。

End.

感谢看到这儿的您,要是喜欢客官不妨点个小红心?

 

【安雷】庭院中的你

一个...小故事。

希望能表达出那种意境,听着《庭園にて。》写的。

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它当做bgm!


近日来,雷狮常常梦到一个地方,那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小庭院。

  在那儿有参天的大树,被花包围着的一个小亭子,遍地的青草和通向小亭子的石头小路,还有一个少年。

  在之前的梦中,雷狮往往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隐隐约约的听见远处传来的那少年悦耳的歌声。

LA—LA—LA。

  而在最近的梦中,那少年的歌声越发清晰。他闻声望去,那少年在那被花朵植被包围的小亭子里与小鸟互相逗乐,那少年总在唱歌。而他,一脚踏进了那石头铺设的道路,但总不向前走。

  在今天的梦中,他依旧梦到了这片庭院和这位少年。少年和往常一样,边与小鸟玩耍着,边唱着歌。还是那首歌,少年似乎从不厌倦。而这次他听得更清楚了,他唱着。

“身体真碍事啊,不需要语言。”

  而他自己仍然站立在和之前的梦境相同的地方,直直的望着亭子里。这一次,少年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看了过来,带着纯净的笑脸“一起来唱歌吧。”

雷狮又被推进手术室了。
这已经是这周内的第四次,卡米尔是雷狮的医生。但作为医生,最害怕的也是亲人被送上手术台。他一次又一次的在送雷狮进手术室的时候对他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这一次的手术也有惊无险的成功了。尽管卡米尔口口声声的说着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但没有人会比雷狮更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糟糕到什么程度了。

 
  卡米尔陪了一会雷狮,在他的病房里。向他说着最近发生的事,雷狮认真的听着,不时笑笑。在闲谈的最后,卡米尔沉默了一阵子,向雷狮说,“大哥你会没事的!”

  看着自己的弟弟离去的背影,雷狮不禁暗自苦笑。他现在也只能小幅度的转头。就连动一动手指对他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同时也会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在安静的病房内,雷狮睡着了。

  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位少年。唯独不同的是他踏上了通向那小亭子的石路。

  这里的一切都是他梦寐以求的,比如晴朗的天空,暖和的阳光,还有遍地鸟语花香。他环顾着四周,又看向亭子里。那位少年依旧在唱歌。少年有着棕色的发,发尾有些翘。

  雷狮突然想到,自己见过那个少年,那个少年是他的旧识,已故的旧识。

“在庭院中。”

  他看见那位少年向他挥了挥手。随后他就醒了。疲惫的睁开厚重的眼皮,看见的是卡米尔焦急的样子。

“大哥...。”看着卡米尔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雷狮很想去揉他脑袋安抚一下他,可惜他现在做不到啊。

“我想睡会。”从喉咙发出的沙哑的声音。

  注视着卡米尔压低了帽檐走出房间。在卡米尔转身为雷狮关上房门时,他清楚的看到雷狮的唇动了,在说着,谢谢你,卡米尔。

是啊,这是他一直骄傲的大哥啊。

  雷狮又来到了那庭院中,他感受着风轻轻的拂过他的脸庞,带起他的发丝在空中舞动着。这是他在空旷的病房内从没有感受过的。

闭上了眼睛。

  聆听着风吹过树枝树叶的细小声响,伴随着小鸟的歌唱,他又听见了那歌声。雷狮往小亭子看去,那少年依旧在亭子里唱歌。他想了起来,那少年的名字是安迷修,在他们还年少的时候就因为他而死去。

  安迷修冲他挥了挥手,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朵天堂鸟。雷狮跑向那亭子,而安迷修走到亭子的门前,抱住了跑到跟前来的雷狮,轻轻拍打着他的背,“你来啦。”

  “安迷修...你真是个白痴骑士。”雷狮抱紧这面前的人,用拳头重重捶他的背。

  安迷修依旧笑着“谁让我对你宣誓了呢?遵守承诺可是骑士的美德。”

  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安迷修等雷狮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后握住他的手,把那朵天堂鸟交给他,“既然拜托了身体那沉重的负担,那就来唱歌吧。在这庭院里。”

 
  在梦境之外,雷狮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了,但嘴角是上扬着的。伴随着心电图变为一条没有起伏的直线发出的嘀嘀声,他永远的陷入了沉睡。

  在那绿意盎然的小庭院里,王子和骑士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很久以前的草稿,希望能表达出那种意境。

想要评论【】

也好想有人来找我玩啊

【安雷】头痛的治疗方法

文不对题【...】

CEO安x外科医生雷

两人已同居设定

最近失眠又头痛。拉着骑士先生一起【???】



  把今天份的病人看完了的雷狮伸了个懒腰,用手撑着头望着窗外。今天就是安迷修出差回来的日子了吧。想到这雷狮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毕竟说不想念那是假的。

  雷狮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哼着小曲儿,心情很好的遇到谁就和谁打招呼,以至于和他相熟的同事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到家的。常年劳累和他刚创业那会的压力使得他患上了精神衰弱和经常性头痛。他在飞机上就没睡着,长途飞行使他疲惫不已。强打着精神回到家,进门连鞋也没有放好就赶着从家里药箱摸出止痛药混着水吞下。爬上床挺尸。

  恍惚间安迷修听见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安迷修?”熟悉的声音,估计是看见他的鞋了吧。可他痛得没力气回他话。

  雷狮见没有人回答又看了看刚被他摆好的鞋子,估摸着是安迷修又头痛了。倒了杯温水走去卧室,果真见着了安迷修,不过是个抱着被子紧皱着眉头的安迷修。雷狮把水放到床头柜上,扶着安迷修靠着床板,把水递给他。“喝了可能好受点。”余光瞟到了止痛药的药片,忍不住职业病就犯了“别老吃,会有依赖性。”

  一时间安安静静的。雷狮看着安迷修把水接过喝完,把水杯放回床头上,然后也爬上床靠在床板坐好,把安迷修的头按到自己膝盖上,轻哼了一声,用他好看的手在安迷修的太阳穴轻揉着。

  温热的指尖传来的触感着实让安迷修舒服了点,伸手去摸雷狮的脸,扯起嘴角笑着“这次回来还没有和你说过,雷狮,我回来了。”

  “得了吧,你现在笑得比哭还难看。”雷狮边说着边揉了把安迷修的脑袋,侧着头去蹭他的手。“你是不是在飞机上又没睡着?”

  “是啊。”突然间雷狮看着安迷修又皱紧了眉头看上去更痛苦了,就惊慌的问他怎么了。“要雷狮亲一下才不痛。”安迷修语毕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雷狮。

  雷狮觉得自己的额头上跳着十字,如果不是看在安迷修头痛真想把他抓起来打一架。“你还要不要脸?你的骑士道哪去了?”他没好气的扯着安迷修的脸。

  耐不过安迷修一直眨巴眨巴的看着他,雷狮最终还是如了他的意俯身亲吻他的唇。“还真只是亲一下啊。”安迷修有些不满足的舔了舔唇。

  雷狮挑了挑眉说道“你还头痛吗?”看见安迷修点了点头,“那要不要我给你念念卡米尔新写的论文?”

 
  一开始,安迷修还嗯几声,提几个问题,后来直接没声了。雷狮低头一看,睡着了总比醒着受罪好,又有些不痛快的揉了几把他头发,又给他顺回去。

  这位CEO的脸本来就很年轻,虽说他也没多大,穿衣风格也就那几乎一成不变的衬衫。走出去还得被人认作大学生。外人对安迷修的印象总是温柔的,但他们不知道在床上安迷修也是非常狂野的。

  想到这里,雷狮用手抵着自己的唇认真的思考起来要让安迷修用什么样的方式弥补他不在的时候雷狮对他的思念以及各方面的空虚。

End.

   
  我也好想,好想有一个雷狮这样的人给我揉哦【】
也只能想想了。

 
 

【安雷】在夏天光膀子很奇怪吗?

文不对题系列。奇奇怪怪的短打。源于最近天气真的太热了..................。

双向暗恋  同一寝室设定

夏天到了。

本来想着去图书馆自习的安迷修在走出公寓楼的那一分钟内就选择了回寝室窝着。因为那刚出公寓楼就迎面吹来的热风。

在上楼的途中遇到了同一寝室的雷狮与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人下楼,看样子是要去打篮球。雷狮也看见了他于是朝安迷修挥挥手“哟。安迷修,你不是才出去吗?怎么又回来了。”

“太热了,连风都是热的。”安迷修叹着气回答。

闻言,雷狮勾起嘴角“怎么,不想流汗吗?告诉你,在阳光下挥洒汗水才是男人的魅力。”说着路过安迷修身边的时候还拍了下他的肩膀。

安迷修目视着雷狮的背影消失在楼道中伸手挠着头发回到了寝室空调的怀抱中。


估摸着过了个把小时,安迷修看向窗外。这越来越晒了,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心想着。而这时安迷修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他看向门口,看见他的意中人已经解下了头巾,脱了外套。一条长腿跨进寝室时就利索的把贴身的黑色紧身衣也脱了下来。

雷狮看着安迷修呆愣的表情反手把门关了,把衣服抛给他“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我去洗个澡。”

安迷修接住雷狮抛来的衣物时才反应过来,感觉鼻子里好像有什么要流出来抹了一把。妖精啊.........。简直想发一条喜欢的人对自己的魅力浑然不知在我面前上演热辣脱衣秀太撩人想上怎么办,在线等急。

在雷狮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滴着水脖颈挂条毛巾的时候就看到安迷修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抱着自己拿坨汗湿的衣服发愣。

雷狮走过去用敲了敲安迷修的脑袋,安迷修下意识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花花的肉体。“恶党!你怎么不穿衣服!”说完把头转过去紧闭着眼睛心中默背着信仰的骑士道准则。

雷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扯了扯穿着睡裤“哈?这不是穿着呢吗?再说了,都是男的,大热天的光膀子不是很正常吗?你看看隔壁佩利。”说着拿走他那些汗湿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突然,雷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安迷修看。而安迷修被盯得有点不舒服,“怎么了?”

“说起来倒是没见过你这白痴骑士光着膀子过啊?”安迷修看着雷狮那不怀好意的笑打了个哆嗦。直直往后退背贴着墙壁。而雷狮爬上了他的床扒他衣服。

吱呀——。


自门开的声音,屋内陷入一片寂静。回来的其他室友们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很体贴的把门又关上了。


End.

安迷修: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

【安雷】关于安迷修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

奇奇怪怪的一个速短打,复健...。
第一次写这两位ooc是必然的。
雷总生快!【赶着最后几分钟x。】


“说起来...老大,那个骑士是不是有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在海盗团众人休息闲谈时,佩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接着空气陷入寂静。

事情是这样的。

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天真的贯彻自己骑士道的家伙总会在海盗团以人多势众行恶的时候突然窜出来。次数多得让卡米尔怀疑他是不是有作恶雷达。

但奇怪的是最近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碰到过安迷修。

“卡米尔,匿名发布一个关于安迷修近期行踪的悬赏。”
“是,大哥。”卡米尔办事效率一向很快。

在那条悬赏发布后不久,就有人提供了安迷修近期的行踪。
“有消息了。在糕点店和烘培教室见过安迷修。还配了两张图片。”语毕,海盗团的其余三人都凑过来。
其中一张图片上显然是安迷修和糕点店老板正在交谈,而另一张则是安迷修围着围裙和烘焙师父学糕点途中把面粉搞得满脸都是。

如果问号可以具现化,那雷狮应该已经被砸死了。他表情复杂的仔细看着那图片,仿佛是要确认那人是否是真的安迷修。但无论他看了多少次,图片上那人的确是安迷修。

右下角有一个图标正在闪烁,提醒着这四位已经满脸问号的人有新的消息。卡米尔不急不慢的点开,又是一张图片。图片上的人物依旧是安迷修,不过这次他提了一个袋子。而景物告诉他们似乎他在来往海盗团众人所在地的路上。

卡米尔沉吟了一会,随后抬起头看向还呆着的雷狮问道“大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雷狮这才回了神,感觉似乎是忘了什么事情。回想着却又想不起来。而这时草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众人戒备的回头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绷紧了神经。而从草丛中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发布悬赏行踪的那个当事人。

他有些好笑的看着那群人,“怎么?作恶心虚了?先说清楚我这次来不是来找麻烦。”他看了看雷狮,走过去拉着雷狮的手把他扯进小树林里。雷狮朝着自己同伴做了个手势意示不用担心。
安迷修确认除了他们两个就没有人了之后把提着的袋子塞到他手里。袋子里装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盒。
“生日快乐,雷狮。这是你的船。以后你就是个有过船的海盗团长了。”说着他指了指塞到雷狮手中的那袋子。

“你这段时间就为了这个去学烘焙?”雷狮嘴角抽了抽。

“是。”安迷修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愚蠢的骑士。”雷狮嗤笑着,揪着安迷修的领带使他的头低下,凑到他耳边“我可是海盗。会掠夺走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愚蠢骑士的施舍。”语毕飞快的亲吻了下那骑士的唇,又松开他的领带转过身摆了摆手“不过,这个我就收下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消失在视线中后抬起手摩梭了下被雷狮吻过的唇。笑了笑。隐约记得刚刚雷狮走回去时耳尖发红。暗自想着驯服狮子的路还长着呢。

End.

雷狮回去以后。看什么看没见过送礼啊都散了散了。


换了种画风试着画了一下筱娅妹子

感觉略崩quq


最近超级萌终结的炽天使里的米迦尔,然后画了一张图。

产物如图。

由于是手绘用手机拍摄然后把不必要的地方剪裁掉了不知道图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