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intrinsic happiness.
很慢,很慢。
产出全靠心情。
头像@kuri !!!


过激安吹,目前安雷

【安雷】太阳与向日葵

书店老板安x画家雷

天雷

爽文(...)

BGM太陽と向日葵-FLOUER

bgm真好听,真好听(...)


  在这大学城的一角有一家比较特殊的书店,特殊之处在于虽然是个书店但是摆放得却像个画展。


  这家书店有两个老板,都很健谈讨人喜欢还养眼。这两位一位是作家一位是画家,书店里摆放的就是那位画家的随笔之作,许多画上都是一位棕发脸上带着笑意的青年。


  画家先生如果兴致来了把画架在那一摆就现场作起画来,画家先生的名字是雷狮,有着相当好的容貌,特别是他那眼睛,他的眼中仿佛是将漫天星辰揉碎了一般尽数放入其中。都说人如其名,雷狮平时就不拘小节肆意张狂,一双眼睛仿佛有着光;更多的时候都靠在另一位老板身上刷手机或是打游戏然后遭到另一位老板的突然起身掉在沙发上。


  另一位老板的名字是安迷修。人彬彬有礼还温和。店内许多画上描绘的人就是他。做事情都很投入,听长时间在书店内打工的小哥说有一次安迷修倚在沙发上捧着本书看得入了神,雷狮和他打了个招呼也没反应,就突然兴致来了把画架在安迷修对面一摆拉过一张小板凳就在那画安迷修。


  在安迷修叹了口气把书合上的时候抬眼就看见雷狮在自己对面作画,周围一圈围观的人有人见自己一脸懵的时候悄悄的指了指雷狮的画板。


  安迷修凑过去看了看,画布上被描绘出来的是他看书的模样。


  雷狮看他过来了,没好气的挥挥手说“坐回去,坐回去。没画完呢。”


  安迷修抬手就给了雷狮一记脑瓜崩儿。


  雷狮很满意这幅画,左看看右看看用手摸了摸下巴转头和安迷修说“安迷修,快把这画裱起来挂进门就能看见的地方。”


  根据相关店员描述那是他见过的安迷修先生表情最复杂的一刻了。


  安迷修的态度是不裱,雷狮坚持要裱。一番争论后两人最后决定采用投骰子来决定。


  以至于赌运一直不大好的安迷修后来每次进门的时候一直很后悔要采用这种方法决定。


  


  


  “叮——”


  书店的门被推开了,风铃清脆的响着。


  “小哥,真稀奇啊今天店长不在吗?”来人看向坐在收银台那儿看书的青年。


  青年放下书叹气说“雷狮先生说想画向日葵就让安迷修先生开车带他去写生了。这不,刚走没多久呢。”


  


  雷狮最喜欢的画家是梵高,一直想去见见向日葵是有多么让人着迷才能让梵高一生中对着向日葵画了十一幅画。


  午后,雷狮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对着窗外发呆,安迷修坐在他对面对着键盘敲敲打打赶稿。雷狮听着安迷修一声又一声不连续的叹气,就很想收拾他一下。


  安迷修把笔记本合上,伸了个懒腰。看向雷狮就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怎么了?”


  “赶稿完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


  “有空吗?”


  安迷修又点了点头。


  “骰不?”雷狮突然坐正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骰子放在桌面上。


  “赌什么?”安迷修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的。


  “找个时间陪我去画向日葵呗。”雷狮笑眯眯的看着他。“这就不用赌了吧。”安迷修伸手去扯雷狮的脸。


  然后被暴打了一顿。


  


  此时正是七月底,向日葵开得正旺的时候,空气还残余着夏天的燥热。雷狮找了个有树荫的凉快地坐着画,安迷修就靠在树干上捧着本书看陪他。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从午后到傍晚,太阳从正中移动到西边,向日葵也跟着太阳转到西边。“安迷修。”雷狮突然叫了安迷修一声。安迷修也应声看向他,见他转过头来看着他,一时间两人含情脉脉。夕阳把天空染成橘红色,微风带起了两人的发丝,突然地雷狮出声了,“你说向日葵整天这么跟着太阳转,晚上没有太阳的时候它是不是一直朝着西等早上太阳出来一个猛回头啊?”


  安迷修被雷狮突然抛出来的问题砸懵了,直到雷狮再次问的时候安迷修才反应过来。“晚上向日葵生长素恢复就慢慢转回去了,怎么会一个猛回头啊?”


  雷狮有些扫兴的回了头,小声哼着歌继续完成面前的画。安迷修把书放下了,用手掩住唇,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把他本就刻意压抑着的咳嗽声完全的掩盖住。目视雷狮许久,安迷修把书放下来,走到雷狮身边从他背后抱住他,头抵在雷狮肩膀上,看着被风吹得晃动的向日葵说“我就是向日葵。”


  “啊?你脑子还好吗?你是不是也要跟着太阳转。”雷狮头也不回的回他一句。


  “我脑子正常得很。我是说,你是我的太阳。”安迷修笑着说。


  雷狮顿了顿手中的动作回过头来把安迷修带着笑意的脸抬了抬,凑近轻吻了他的唇后迅速把脸转回去。


  安迷修摸了摸嘴唇想了想如果刚刚没看错的话雷狮好像是脸红了一下。


  “雷狮啊,我们交往这么久我好像还没有和你告白过。我喜欢你。”


  “知道了,我也是。”



  当雷狮画完之后收拾好东西,安迷修提议说要不要走走散散步。雷狮自然应允了,两人走在路边说笑着,转了一圈又回到车停着的地方,安迷修给了雷狮一个大大的拥抱。抱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结束拥抱的是安迷修抗议着的肚子。


  


  一切都有条不絮的进行着,直到次年春天。


  安迷修在春天将要到来的时候就咳嗽得很厉害了。书店中时不时就会传来一阵阵的咳嗽声,总有人去问安迷修是不是真的没事,他总是笑着摆摆手说应该是倒春寒太冷感冒了。


  这天,回到家中雷狮在浴室内洗澡,虽然听觉被水流声干扰着,还是能听见安迷修隐隐约约的咳嗽声,心烦意乱的草草洗了洗就把水关了擦着头发出去,坐在床边看着安迷修,逗趣他“你是不是不行了?”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书,冲着雷狮笑笑,把雷狮还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放到一边然后把他推在床上压在他身上“我今晚就让你知道我还行不行。”


  雷狮本还想着嘲讽几句,安迷修就突然捂住嘴从他身上起来背对着他咳得昏天黑地。雷狮就顺着他的背一下下拍打着。


  


  次日,雷狮硬是要把他赶去医院检察院一下,这不检查看上去还不要紧一检查起来就出了大问题。结果是胸腔积液,安迷修当下就被医师建议立即入院进行治疗。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安迷修,问要给他带点什么。安迷修想了想,说了好几本书名还有带上你自己。雷狮就揪起隔壁空床的枕头往安迷修脸上砸,安迷修有些委屈的嚎着欺负病号了。


  雷狮常常来医院看望安迷修,原先还对医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有些不习惯常常会皱鼻子,后来就习惯了。安迷修的病房有三张病床,和他同一病房的是一个大爷,闲暇就和安迷修扯东扯西,聊聊家常。雷狮常来也就眼熟了他。安迷修自己也说自己在这过得也不错。


  这次雷狮来的时候见病房内又只剩下安迷修一个人了就问“那个大爷呢?出去散步了?”


  “他出院了。”安迷修想了想。于是雷狮坐在安迷修隔壁床上和他说最近又有谁谁谁问你去哪了谁谁谁向你问声好祝早日康复,安迷修就是笑笑。


  “安迷修,你知道梵高生前最后一副画是什么吗?”


  “好像是《雏菊与罂粟花》?”


  雷狮笑了笑,“你也对梵高有兴趣了吗?”


  “不是,因为你喜欢就随便了解了一下。”安迷修叹了声气看向窗外,雷狮也跟着他的视线往外看;天空被夕阳染红了,像极了罂粟花的红色。雷狮把视线移回安迷修身上,盯了安迷修好一会,安迷修被他看得有点发毛就出声问了他一声。雷狮俯下身抱住安迷修,把脸埋在他肩膀,安迷修揉了揉他的头发,替他理好了有些散乱的头巾。与雷狮交换了一个吻,雷狮小声的说,“你赶紧好起来吧。”


  雷狮走出安迷修病房的时候碰到了安迷修的主治医师,医师说你和我来一下,“安先生的病情恶化了,手术应该就在近期了。还请你做好最坏的准备。”雷狮闻言也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已经是夏天了,走在街道上看着被拉得越来越长的影子感到有些不安。


  


  “叮铃——”


  店门上的风铃被雷狮慌忙冲出去带着的门击得胡乱作响,一路狂赶到医院,在手术室门前签了医生递过来的病危通知书,沉默的坐在椅子上目视着不时有医生进出的手术室门,见到护士手套上的斑驳血点皱了皱眉。


  时间这个东西,你不想它走的时候走得飞快;想让它走的时候却又不从了你的意。


  那份不安应现了,主刀医师走出来摘下了口罩遗憾地说,我们尽力了。雷狮向他道了谢,静静的看着护士从手术室里把被一床白布盖着的人的推车推出。

       有一个小护士走到雷狮身边,“请问您是雷狮先生吗?”


  “是的。”


  小护士纠结了一下,有些沉重的对雷狮说“安迷修先生手术前对我说如果他在手术期间离开了让我转告你一声他很爱你。”


  雷狮对小护士道了谢就走了。


  安排好了安迷修的后事。回到他和安迷修一起开的书店,进门就看到那张安迷修专注的看书的画蹲下来捂着脸不顾形象的呜咽着。


  “叮——”

       “你好啊小哥。有段时间没有见过店长了呢。”来人向柜台望去,是一个新面孔,现在是夏天,但那青年却围着围巾。

        “大哥,大概不会再来了。”想了想那人暗下去的眼眸,平静的回答了。

       留下来人一时不解。


  雷狮又驱车到了去年安迷修陪他写生的地方。只不过这次没有带画板,没有颜料,也没有安迷修。


  今年的向日葵开得比去年还要旺盛。


  倚在安迷修曾经倚着的树干上看着向日葵花田发呆了许久,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手骨。雷狮把手骨拿出来,看着向日葵花田,又看看那手骨。想起了安迷修那灿烂的笑容,“我才是那向日葵。”


  又摸出一罐安眠药,和着水咽下药片。握紧了那手骨。


  “晚安。”


  不知是说给谁听。


  “我也爱你。”


  无人应答。


  


  



评论(14)
热度(35)
  1. 网瘾少年咸鱼言吃中药吗. 转载了此文字

© 吃中药吗. | Powered by LOFTER